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走势图|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|
字号:

筹款人隐瞒财产筹15万善款 被判全额返还并支付利息

筹款人隐瞒财产筹15万善款 被判全额返还并支付利息

2019年11月20日 07:54 来源:检察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吴之如/漫画

  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救助纠纷案日前宣判,筹款人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情况,将所筹善款?#21442;?#20182;用,被判全额返还筹款并支付利息——

  大病网络众筹:善心不可辜负

  崔晓丽

  近年来,轻松筹、水滴筹、爱?#26576;?#31561;平台蓬勃发展,成为个人大病求助的重要渠道,推动了社会慈善事?#26723;?#21457;展。然而,在慈善平台上,一些诸如诈捐、善款?#21442;?#20182;用的事件也是屡见不鲜,这让“行善者”多了几分犹豫与不决。

  就在本月初,一起司法案件回应了公众的期待——让善款回归善心人?#32597;本?#24066;朝阳区法院认定,筹款人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情况,将筹集善款?#21442;?#20182;用,构成违约,判令筹款人全额返还筹款并支付相应利息。据悉,这是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救助纠纷在司法上作出的判决。

  挪用筹款应否返还?

  出生三个月后,莫某的儿子被查出患有威斯科特-奥尔德里奇综合症,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时,医生提出要进行心脏移植治疗,这笔费用大概要四五十万元。为此,2018年4月15日,莫某在水滴筹平台上,以“无醇的五粮液”为名,发起目标为40万元?#26576;?#27454;:“孩子患病5个月来饱受折磨,目前已花光家里的全部积蓄,欠下了20多万元的外债。医生说后续至少要40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,我和妻子的工资不足以支付孩子的治疗费用……”

  几天时间,莫某筹得153136元。4月18日,水滴筹将所筹款项支付给莫某。

  2018年7月23日,莫某的儿?#21491;?#30149;去世。与此同时,水滴筹平台收到举报,称莫某并未将款项全部用于儿子的治疗,同时存在隐瞒家庭财产的情况——莫某名下不仅有车,其父亲的门面店,每年可以收租金6万元。

  水滴筹方代理律师称,调查发现,莫某获得?#26576;?#27454;,其中10万元用于偿还债务。根据《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》规定,当受助者因疾病或其他原因去世时,筹款项目发起人应当立即通知平台,退还筹得款项。如果发生隐瞒真实情况或发起人获得筹款项目后放弃治疗,或存在挪用、盗用、骗用等行为时,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退还全部筹得款项。

  莫某在庭审中承认,确实将所筹款项中的10万元,偿还给了他的姑父。

  “但之前借钱,就是为了救孩子,给孩子?#23614;。?#20063;相当于钱用于患者治疗,剩余筹集款项中的3万余元也用于后续治疗。”莫某不认可?#32422;?#23384;在隐瞒家庭财产的情况:“水滴筹工作人员未明确对患者祖父母的财产情况也进行审核,家里出租的店面归孩子祖父母所有,患者的医疗费应该?#21892;?#30417;护人来承担。”

  法院判决指出,求助人是否应该返还赠与人筹集款项,应从求助项目真实?#38498;?#26159;否违反合同约定两方面审查。根据水滴筹平台上要求?#26576;信怠ⅰ?#27700;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》规定,公布经济收入的?#27573;?#19981;涉及患者祖父母。然而,莫某隐瞒名下有车,也没有说明其获得爱佑慈善基金会、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见病?#20048;?#22522;金会救助的情况,违反了规定。“莫某确?#28404;?#23401;子治疗举债,且筹集款项也确实用于偿还因之前?#23614;?#32780;欠下的债务,但与本案中双方原本约定的患者治疗时间、用途不一致,属于违反合同约定。”

  据此,法院判决莫某全额返还筹款153156元,并支付相应利息。

  记者获悉,11月18日,莫某已主动退回全部筹款和利息。同时,水滴筹平台称将在5至7天内全?#23458;?#36824;给赠与人。

  筹款平台有哪些权利义务?

  案件虽已落幕,但涉及互联网个人大病众筹行?#26723;?#38382;题探讨却没有停止。对于个人网络众筹的定性问题,也引发?#30340;?#24605;考:个人求助受不受慈善法的调整?借助网络平台进行个人求助,求助人和筹款平台应该承担什么责任?

  “个人并没有发起募捐的权利,只有被授权的慈善组织才可以募捐。将个人求助与募捐区分开来,是立法设计保留的个人权利,在遭遇困境时,个人可以向社会发出求助。?#21271;本?#22823;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说,没有想到的是,因为这个空间的存在,成立了大量以此为?#26723;?#24179;台。

  对于平台、发起人、赠与人三者之间的关?#25285;?#20013;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?#25910;?#20940;霄认为,平台和其他两方都构成了合同关系。“平台和赠与人之间成立委托管理的合同关?#25285;?#23545;赠与人的资金进行监管;平台与发起人之间也?#32428;?#21512;同关?#25285;?#24179;台确定发起人发布的信息为真后,把钱支付给发起人。”张凌霄解释称,个人大病筹款平台虽然不向求助者收取费用,但是平台负有严格的审核义务,应该对发起人的信息真实性、善款的使用担负起审查责任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莫某案件中,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特意提到,水滴公司并非慈善组织,也不是民政部门指定的公开募捐平台,是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有限责任公司,其更应在运营水滴筹平台获得合理利润的同时,加大资源投入,健全审核机制,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督力量。“然而,筹款平台在审查方面存在瑕疵,没有尽到严格审查的义务,在随后的善款使用方面,也没有尽到监督义务。这虽然不影响法院的最终判决,但是在对赠与者的善款保护上并未尽责。”判决指出。

  平台存在审查瑕疵会令赠与者的钱财用途改变,平台若以居间方为由逃避责任,也是众多法律界学者强烈谴责的行为。在筹款平台与众多赠与人通过《用户协议?#21453;?#25104;的合同中,通常平台都会称?#32422;航?#20026;发起人与赠与人提供?#38469;?#26381;务的网络渠道,不对项目做任何?#38382;?#30340;担保,对于因项目发生的一切纠纷,由发起人、求助人和赠与人自行解决。“这显然是刻意减轻自身义务的条款。”专家表?#23613;?/p>

  正是因为这些条款的存在,在发生纠纷时,有筹款发起人质疑:平台是否有权代表众多赠与人追回筹款?记者注意到,在莫某案件中,法院指出,赠与人与水滴筹平台之间的网络服务合同也包含《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》,条款要求在发现发起人挪用、盗用、骗用等行为,水滴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的规定。

  同时法院考虑到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中赠与“小易快多”的特点(即数额较小、支付容易、筹集迅速、赠与人多)、大众对于水滴筹平台的通常理解、水滴公司自身认知等因素,认定在约定的特殊情形下,赠与人可以授权平台代表赠与人要求莫某返还筹集款项。

  善款被挪用、平台审核不到位,与法律规范的不健全不无关系。记者注意到,2016年实施的慈善法对个人求助并没有明?#36820;?#35268;定。后来出台的地方性法规和条例,如?#30563;?#33487;省慈善条例》《浙江省实施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〉办法》也仅规定,个人求助要对求助信息的真实性负责,不得虚构事实、夸大困难骗取他人捐赠,没有明确求助人应公布求助信息的?#27573;А?#22312;平台方面,也没有规定判定求助信息准确性、全面性、及时性的审查标准,?#32422;?#36829;反该义务的法律责?#32428;?#25285;。

  谁来监管筹款平台?

  对于筹款平台应该归谁监管,也是法学界关心的问题。

  在?#26412;?#33268;诚社会组织矛盾调处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国科看来,民政部门来管理个人网络求助行业可能更为合适。“从社会功能上讲,普通民众并不知晓,在水滴筹等平台上?#26576;?#27454;属于个人求助,而非募捐。”何国科说,个人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求助信捐钱,不会认为是个人求助,而是觉得?#32422;?#22312;做公益、做慈善。也因此,个人求助中诈捐、挪用善款的问题频发后,影响的会是整个中国公益慈善行?#26723;?#21457;展。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民政部门应该发挥监管的?#26723;?#20316;用。”

  金锦萍则认为,民政部主管的机构都是非营利性?#23454;摹?#34429;然说网络筹款平台?#28404;?#36319;民政部急难救助、扶贫有一定关联,但并非纯公益性?#30465;?#20316;为营利的企业,平台提供渠道,让个人进?#20889;?#30149;求助,这?#20013;?#20026;更应该像企业一样归工商部门管理。“企业从事这项?#28404;瘢?#39318;先要在工商部门登记该?#28404;穹段А?#22914;果没有这个?#28404;穹段В?#24037;商部门就要采取措施。如果有这个?#28404;穹段В?#23601;可以看做企业行使社会责任的一部分,法律是不会阻止企业行善的。”

  “目前按照法律规定,并没有明确民政部门去监管网络众筹平台,这也不是民政一个部门可以办成的事情。”在民政部慈善事业促进和社会工作司调?#24615;?#26446;莉看来,构建一个由民政、工商、网信、银保监会等部门主导的联合监管机制,对互联网个人求助事?#26723;?#21457;展,将会起到积极作用。

  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

  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水滴筹等互联网个人求助平台发布的求助信息获得了超过2亿爱心人士的响应,筹款超过220亿元,救助人数超过280万人次。越来越多的个人通过这种救助方式受益。那么,究竟应该如何完善相关措施,让这条救助之路更加合法合规?

  在莫某案件判决后,朝阳法院从多个层面提出了建议。

  就求助人而言,应要求其提供的信息真实、全面,明确求助人负有全面履行附义务赠与合同的义务及违约责任。如果求助人未履?#24615;?#23450;义务将善款用于“?#23614; 保?#24212;承担返还筹集款等违约责任。

  网络求助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应对发起求助、善款筹集、使用?#32439;?#30340;全过程履行严格?#38382;?#23457;查义务和监督义务。在求助人骗捐、严重违约等情形下,网络求助平台经授权还可代表赠与人向求助人主张返还筹集款。网络求助平台应公开、及时、准?#36820;?#23558;已返还?#26576;?#38598;款、利息等退还全体赠与人,否则应对赠与人承担违约责任。

  作为爱心捐赠一方,赠与人对求助人、网络平台款项筹集、款项使用及返还等情况均享有知情权,赠与人可依据与求助人之间?#32428;?#30340;赠与合同关系、与互联网平台之间?#32428;?#30340;网络服务合同关?#25285;?#20139;有合同项下的相关权利。

  在行业?#26376;?#23618;面,2018年10月,轻松筹、爱?#26576;鎩?#27700;滴筹三家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建立了《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?#26376;?#20844;约》,启动了行业?#26376;?#31649;理。在此基础上,行业应建立专门的?#26376;?#32452;织,通过构建风?#23637;?#29702;制?#21462;?#23450;期通报制?#21462;?#21215;集资金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,?#24179;?#20010;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有资金与网络筹集资金分?#26031;?#29702;,定期公示,共同维护个人大病求助领域的规范秩序,推动个人大病求助机制良性运转。

  平台?#26376;?#32452;织也应鼓励各平台运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区块链等?#38469;酰?#20248;化求助救助的载体和?#38382;劍?#22312;赠与人个人信息保护、求助人获捐效率提升?#32422;?#25424;助资金安全保障方面有所作为。

  在立法完善、平台?#26376;?#30340;情况下,监管层面更不能缺位。法院建议将个人大病求助纳入行政监管?#27573;В?#24314;立与社保、慈善基金会等相关部门、组织的信息互通共享机制,避免多头捐助、重复施?#21462;?/p>

【编辑:刘羡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?#28404;?#20204;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走势图
云鼎彩票首页 河南快三预测推存 安徽快3专家预测推荐号码查询 诈金花如何骗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 梦幻西游炼烹饪赚钱 河南快3一定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申城棋牌2.0手机版 nba比分网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