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走势图|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|
字号:

“游戏成瘾”入病200天 病房里住进一群成年人

“游戏成瘾”入病200天 病房里住进一群成年人

2019年12月12日 15:14 来源: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“游戏成瘾”入病200天 病房里住进了一群成年人

  家长们拿着报纸领着孩子,前往北京回龙观和安定医院——“游戏障碍”今年5月25在世界卫生大会上获得成员国批准,正式成为“?#38470;?#30142;病,迄今已有200天。

  期间,北京安定医院开设了网络成瘾专病门诊,北京回龙观医院的院房收治了十多位游戏障碍相关的患者。

  医生们没有想到,符合收治条件的患者中,青少年并不是绝对主角。在现有病例中,成年人占去了半壁江?#20581;?#29616;实受挫、家庭阴影、其他疾病等多种因素,都有可能是游戏障碍的?#25104;洹?/p>

  对这一疾病,人们的认识与应对,仍在完善之?#23567;?/p>

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?#25991;?/p>

  35岁的学霸患者

  北京回龙观医院北门附近,一栋朴素白色小楼外侧挂着29病区的金属名牌,这是我国首个由公立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开设的行为成瘾治疗病房,今年5月启用。

  35岁的刘明,刚从这里离开,回归日常生活。

  比起病房,这里更像精心布置的集体宿舍。推门而入,迎接来客的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客厅,摆放着沙发、电视、动感单车、书架以及绿色?#21442;鎩?#20877;往里走,KTV唱歌亭、羽毛球、跳绳、沙盘,供患者免费使用。

  刘明的人生此前可称顺遂。在医生的印象中,他属于“学霸”类型——领悟力强、名牌大学毕业,从事?#38469;?#31867;工作,履历光?#30465;?#20294;在相继经历婚姻破裂、失去工作后,刘明的生活进入低谷期。

  刘明和父母同住,刚失?#30340;?#38453;,他没有向父母坦?#20303;?#20026;了隐瞒现状,每天仍像往常一般早出晚归,度过一天的地方是街头的肯德基。被父母获悉真相后,刘明不再出门,转而在家里长时间上网玩游戏,和父母的关系日益僵化。

  在父母的要求与陪伴下,刘明来到医院,开始了住院生活。

  和刘明相似,游戏障碍患者自身就医意愿不高,这一点与其他疾病不同。他们往往是在家人的劝说陪同下前来就诊。

  并不是前来就诊的病人,都符合游戏障碍的诊断门槛。今年9月24日,北京安定医?#21644;?#32476;成瘾专病门诊开诊。当天,出诊医生盛利霞接诊4位患者,没有一位被确诊为游戏障碍。

  根据世卫组织定义,这是一种?#20013;?#25110;复发性的游戏行为(数字游戏或视频游戏),可能是在线或离线。具体体现在游?#25151;?#21046;受损(对游戏失去控制力),比如对游玩游戏的频?#30465;?#24378;?#21462;⒊中?#26102;间、终止时间、情?#36710;?#32570;乏自控力?#21462;?/p>

  这?#20013;?#20026;模式的?#29616;?#31243;度,要足以导致个人、家庭、社会、教育、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领域受到?#29616;?#25439;害,并通常明显?#20013;?#33267;少12个月。

  这意味着,相比引发的众多关注,真正符合这一标准的人并不多。

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的四人间病房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?#25991;?/p>

  “低入院?#30465;?#30340;青少年

  刘明所代表的患者群体,并不是医生一开始设想的患有游戏障碍的主要人群。

  12月2日上午,回龙观医院刘明住过的病房,几位衣着朴素的男青年下楼,熟练地打开电视,在沙发上坐下。一直以来,谈及游戏障碍,公众关注点多在青少年,29病区里的成年人,像是一群意外来客。

  “从国外相关调查看,青少年是网络游戏的主要受众,也更多受其影响。目前住院患者的年龄分布,和我们的预期不太一样。”回龙观成瘾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杨清艳表示。

  今年暑假,回龙观医院开设游戏障碍主题夏令营,接到了大量的家长咨询电话。带孩子参加活动,家长们很乐意,一听要住院,态度就变得保守。半年来,行为成瘾病房收治了50多位患者,游戏障碍相关患者十多位,青少年只?#23478;?#21322;。

  与此相对的是门诊量增长。游戏障碍“入病”后,受困于此的家长有了概念落地,一些直接拿着有相关报道的报纸前来寻医。此前,他们认为孩子只是“玩心重?#34180;?#29609;物丧志?#20445;?#26410;曾想到疾病。

  青少年入院率不高,背后的原因有很多。

  2018年6月,世卫组织公布的《国际疾病分类》第11次修订本将游戏障碍纳入其中,传播更广的另一个叫法是“游戏成瘾?#20445;?#24341;发不小争议。有观点认为,游戏障碍可能导致诊?#25103;?#21270;和滥用,带来更多针对青少年的伤害。

  还有对学?#26723;?#25285;忧。患者入院治疗周期少则一个半月、长则数月,相较而言,家长更容易向严酷的考学压力妥协。在观念层面,真的将孩子作为精神病患者送入医院,家长也有所顾忌。

  即使顺利入院,背后也有一丝被动妥协的色?#30465;?4岁的小华是病房?#30528;?#24739;者之一,父母早年离婚,与母亲相处时间少,由姥姥姥爷一手带大。前段时间,姥姥因病住院,这一特殊的家庭现状,推动了小华入院的安排。

 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设置的沙盘,沙盘游戏是一?#20013;?#29702;治疗方法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?#25991;?/p>

  “听见游戏在叫我”

  小华在入院前就明确表露出不配合。第一次,家长已经办好住院?#20013;?#23567;华以?#23433;?#20303;,这是原则问题”为由拒绝入院,?#20013;?#34987;退回,第二?#23614;?#39034;利入院。

  由于成瘾?#20174;?#24378;烈,小华在病房里表现出激烈的反抗和焦躁情绪,甚至时常“听见游戏在叫我?#20445;?#20026;了避免开放性病房的风险,最终他被转入封闭式病房。

  心理治疗,是目前游戏障碍的主要治疗手段。回龙观医院副主任医师杨可冰介绍,游戏障碍的治疗周期在6-8周,一共分为两个阶段。

  前一阶段为期4-6周,要求完全戒断网络和手机,医院会对患者进行拓展训练,通过多种活动方式,对游戏进行行为替代。第二个阶段为期2周,通过限制使用时间,让患者学会健?#26723;?#20351;用网络。

  不过,这样的安排只是理想状态。在现实治疗中,医生们要面临诸多阻力,首先就是患者的抵抗情绪。

  很多患者即便入院,也不认为自己患了病。今年18岁的陆明是最早入住的患者之一,学习成绩本在班级中上,由于沉迷游戏,逐渐落?#38470;?#24230;,最终休学。

  陆明不觉得玩游戏有问题,拒绝和医生交流,哪怕和杨清艳在不足十平米的心理治疗室中共处,陆明也不与她眼神接触,不管被?#36866;?#20040;,回答?#38469;恰?#27809;想过?#34180;安?#30693;道?#34180;霸?#20040;都?#23567;薄?/p>

  这样的状态下,治疗计划很难按照预想时间和程序进?#23567;?#21307;生必须打破患者的心理壁垒,“叩开”这扇大门。

  ?#32423;?#36825;会成为一场漫长的拉锯?#20581;?/p>

  手机成为医患双方僵持的重点和“交?#20303;?#30340;砝码。面对竖起心理防线的患者,医生往往适当让步,给予一个过渡期,以?#33322;?#25269;触情绪。

  在心理治疗室,医生抛出的第一个话题不是疾病,而会更加生活化与个人化,目的是与患者建立真?#26723;?#32852;系、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和家庭结构。如果交流顺畅,医生会慢慢引导患者发现沉迷游戏带来的负面影响,直到患者承认问题的存在、找到改变的动机。这个过程,快则两三次,慢则五六次,有时要花上一个月。

  陆明是阻抗最强的类型。入院后,他拒绝戒断手机,医生提出一天可以提供2小时玩手机的“额?#21462;保?#20182;觉得不够,要求6小时,“讨价还价”的结果是双方各让一?#20581;?#26368;终以4小时达成约定。交流亦然,一个多月后,陆明终于从拒绝接触,变得愿意简单对话。

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的心理治疗室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?#25991;?/p>

  ?#30333;?#39745;祸?#20303;?#26159;什么?

  游戏成瘾“入病”引发的争论,很多来自新概念落地可能导致的误判与伤害,目前对游戏障碍的界定,也多基于患者表露出的社会功能受损状况。而在临床治疗中,更被关注的是游戏障碍背后的成因。

  ?#30333;?#39745;祸?#20303;本?#31455;是什么?在杨清艳看来,也许是患者在现实中不断受挫。

  学龄儿童的世界里,成绩是“硬通货?#20445;?#23567;华智力评估结果不乐观、成绩不好,在班级被边缘化,母亲对小华的态度疏离、不认可,加重了小华在生活中的挫败?#23567;4有?#23398;开始,小华沉迷手机游戏,有时连续24小时上网。在游戏里,小华有了自己的朋友,朋友受了欺负,小华会为朋友出头、约架。

  也许是家庭的阴影。

  小华、陆明和刘明,与父母的关系?#30142;?#22826;和?#22330;?#23567;华在母亲心中是一个没有闪光点的孩子;陆明与父亲冲?#24739;?#28872;,几乎断绝交流;刘明常受到父?#24863;?#36785;性语言的攻击,苦不堪言。

  可能是其他疾病。

  今年10月,20岁的陈红来到北京安定医院病房。医生贾圣陶对她最直观的印象是:除了睡觉,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打游戏。

  陈红今年就读大二,无心上课、不和别人接触、与家人的关系越来越淡漠,游戏似乎是唯一的生活重心——她玩王者荣耀,级别是最?#23458;?#32773;,?#38469;?#39640;超,甚至能接活儿代练。

  造成这一现状的是陈红的精神分裂症。陈红生存状态被动,没什么需求和想法,不想谈恋爱,也不想与别人接触,与精神分裂症的阴性症状“情感淡漠、意志缺乏、社交退化”?#20219;?#21512;。玩游戏无需和他人交流,成为陈红打发时间的一种理想选择。

  就像和不同患者商谈玩手机的不同时长“额?#21462;保?#38024;对不同的游戏障碍,医生也在摸索不同的治疗方法。

  以陈红为例,通过药物等方式治疗精神分裂症或是治本之策。虽然该?#20013;?#27835;疗效果欠佳,预后不乐观,但陈红的状态还是好多了,在父母要求下,她愿意看看画展、逛逛动物园。

  针对家庭环境不和谐的病例,杨清艳尝试与患者家属沟通,有时,家人被一同请进心理治疗室,与患者敞开心扉交流。通过这样的对话,刘明与妈妈的关系缓和了很多,好转明显,出院前,他还主动给新病友做心理工作,说服他们配合治疗。

  “独特友情”的慰藉

  在医生们看来,游戏障碍虽然被纳入世卫组织的国际疾病分类,但在医学领域仍是一个不够“成熟”的疾病。

  有医生指出,对该疾病的诊断仍显得宽泛,也没有专门的治疗?#25913;希?#30001;于疾病界定与研究的缺乏,市面上还没有相关治疗药物。

  现有针对游戏障碍的治疗方法,是心理治疗为主、辅以部分物理治疗的传统精神疾病治疗手段,杨清艳坦言,这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如果患者存在其他共病、治疗会更加复杂;如果患者自身能力有限、而周围支?#30452;?#24369;,预后并不乐观。

  此外,虽然确诊游戏障碍诊断门槛高,但随着网络游戏日益普及,杨清艳认为家长应充分重视,发现孩子沉迷游戏,应该尽早介入,加强与孩子的沟通,找到孩子沉?#21592;?#21518;真正的原因,预防疾病的发生。

  “对于症状明显、?#27835;?#27861;入院的患者,父母要主动了解专业知识、与孩子一同商量和制定规则,学会扮演医生的角色。”杨清艳表示。

  在回龙观医院行为成瘾治疗病房里,病友们经过一段时间相处,也发展出了友谊。

  有时,杨清艳会看到患有游戏障碍、赌博成瘾、彩票成瘾的几个好哥们相约打?#19997;恕?#25171;羽毛球,独特的友情为他们带来了情感慰藉。

  游戏,不再是获得认可与愉悦的单一来源。

  (文中刘明、小华、陆明、陈红均为化名)

  新京报记者 戴轩 协作记者 王?#25991;?/p>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走势图
2011中超足球直播吧 190aa即时比分 和赚钱有关的口号队名 北京体育彩票 冰球打架电影 体彩20选5 天津11选5遗漏 想玩五子棋 海南麻将要翻怎么打 甘肃快3走势图分析